您的位置: 平凉信息港 > 网络

剑道师祖百一十五章长生

发布时间:2020-01-21 21:02:43

剑道师祖 百一十五章长生

杜合欢回来时路过青丘国的马车,陆鸿和晏小曼正掀开车帘走下马车,陆鸿抱着那枚金蛋,晏小曼则抱着绮菲。

两人向他施了一礼,叫了一声“杜先生”,杜合欢点了点头,含笑看了一眼绮菲,那一刻他眼中戾色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决绝的保护之意。

陆鸿和晏小曼走到前头将金蛋进献给云裳。

云裳颇为好笑地看着这小夫妻两,关中文人多礼,女子羞涩,寻常女子订婚后必羞涩不敢见未婚的丈夫,但晏小曼却整日里和陆鸿腻在一起,丝毫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更离奇的是她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抱着绮菲到处走动,要是寻常未婚女子可万万不敢如此。

“这神鸟是你千辛万苦得来,本座就不夺人所爱了,鸿儿,你和小曼就要大婚了,可要多关心你的妻子”,

晏小曼娇憨地道:“楼主,夫君他很疼我呢”,

云裳忍俊不禁,摇头笑道:“能娶到你啊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看了一眼那半人大光滑璀璨的金蛋,云裳伸手按了按,只觉得入手处温暖而又坚硬,比之精铁更甚。

陆鸿道:“楼主可知这是哪种神鸟吗?”,

云裳摇了摇头,道:“本座也不曾见识,这等强大的灵魂,只怕龙凤也不过如此”,

陆鸿和晏小曼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惊喜之色,该不会是凤凰神鸟吧目前为止可没听说有人能驾驭凤凰,即便是驭兽斋那等以驯兽见长的宗派引以为傲的也不过是驯化了一只六耳灵猴,龙凤之属还遥不可及。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才回到车撵上。

青阳子也已回归,他一人挡住覆海蛟王却全身而退,没吃什么亏,修为已然与云裳,杜合欢旗鼓相当陆鸿对拜剑红楼的实力暗暗叹服,这就是千年名门的雄厚根基,寻常小宗小派望尘莫及。

后方车辆一一整车上路,云裳和莲心也上了车撵。

云裳看了一眼莲心,微微一笑,这几日莲心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今日总算是露出些许笑颜。

“姐姐”,

车撵缓缓行驶,莲心叫了她一声。

云裳偏头道:“什么?”,

莲心笑道:“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云裳眼中讶色一闪而过,淡淡笑道:“门内琐事众多,总来不及一一告诉你”,

莲心目露狡黠,道:“我是说大供奉的事”,

云裳心中一动,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实情,却听她道:“大供奉对你一直很忠心,但对门内事物并不总是这么尽心尽力,今次他不惜耗损自身大半灵气,千方百计护陆鸿周全,费尽心机引起咒剑海与驭兽斋的冲突,一举一动无不是为本门着想”,

“我想,他是知道自己不久之后就要离开了,所以想要好好报答你的收留之恩”,

莲心笑道:“我都能看出的事自然瞒不过姐姐,你一定已有计划,我们姐妹同心,不管怎样我都一定站在你身后”,

云裳心中一暖,笑了一笑,轻轻扣住她的手指。

马车缓缓行驶在山道上,陆鸿将那枚沉甸甸的金蛋放入车内,抱着绮菲一面驾车一面欣赏沿途的风景。

风声轻动,杜合欢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身旁。

“杜先生”,

陆鸿施了一礼,对他的出现似乎并不意外。

杜合欢颔首一笑,从袖中取出一把长命锁递给他,笑道:“给绮菲的”,

陆鸿接过长命锁,见这把长命锁上泛着淡淡光华,做工精致,中间的“长生”两字十分娟秀,知道这把锁定是费了杜合欢一番功夫,他将长命锁挂在绮菲的脖子上,在她细嫩的小脸上轻轻捏了下,道:“杜先生可是知道这孩子活不长久?”,

杜合欢道:“我希望她长命百岁,奈何天地不仁?”,

温和地看着绮菲可爱的脸孔,他道:“陆鸿,你对圣火教,对这孩子知道多少?”,

陆鸿道:“俱是一知半解,圣火教,玄鬼宗之间的联系千丝万缕,我以前一直想不通,猜不透,现在多少想明白了一些”,

“至于这个孩子,我只知道她的母亲名叫樊心”,

“樊心?”,

杜合欢心中顿时一动,昔年魏青虹有闲暇时常常一个人在书房里一遍又一遍地描一副画,一副女子画像。

他曾见过那画上那名十分艳丽的女子,而那画上写着的名字正是“樊心”。

“樊心”,

杜合欢伸出手指轻轻拂过绮菲的脸庞,在她脸上轻轻摩挲良久才缩回手。

原来护教圣女绮菲的母亲名叫樊心,父亲便是魏青虹。

“杜先生,昔日的玄鬼宗宗主魏青阳就是后来的圣火教教主魏青虹,是吗?”,

他看向杜合欢,目光平淡如水。

杜合欢笑道:“陆鸿,你对我圣火教可算是锲而不舍了,是因为任非踪吗?”,

“门内这么多人,本座唯独看你不透,你的来历,你的目的,甚至于你是敌是友本座也分辨不出”,

他的手指在膝盖上轻轻叩击,节奏时缓时疾。

陆鸿笑道:“我与圣火教无冤无仇,更不是拜剑红楼的敌人,我想做的不过只是问一句话,救一些人而已”,

“便和我的隔代恩师任非踪一样”,

杜合欢略一点头,道:“若是可以,本座自然允你”,

从怀中取出两本书册递给他道:“这是完整的曼珠沙华心法,还有本座的淬毒之术,剑毒秘典上的功夫不要再学了”,

陆鸿心中一动,摇头苦笑一声,他还以为剑毒秘典的事真能瞒过他,自己还是天真了。

“陆鸿,她的字叫做长生”,

杜合欢看了一眼绮菲,袍袖一展化烟而去。

“长生”,陆鸿笑了一笑,收起杜合欢的两本书册,逗弄着咿呀作语的绮菲,揉了揉她的小脸蛋。

马车很快就使出了鲲鹏岭地界,看着身后渐行渐远的古木山林,丘壑山峦,不知为何陆鸿心中有一种十分不舍的感觉,那里好像有着对他至关重要的东西,那是发自内心的眷恋。

车内的金蛋内部也发出轻微的撞击声,那尚未出世的神鸟仿佛也对这里十分留恋。未完待续。

...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安顺市平坝区中医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病权威治疗医院
河南治疗早泄费用
雅安能治妇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