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凉信息港 > 网络

玄天战尊 22.第22章 谁来一战?

发布时间:2020-02-15 18:48:06

玄天战尊 22.第22章 谁来一战?

“瞧这小子的眸光似乎有些诡异啊!”当韩宇嘴角间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弧度,带着邪魅的眸光扫视而来时,连元峰那些弟子,都是不由感到头皮发麻,隐约有着一种危险的气息缭绕于心头。

“诸位天级洞府的师兄,谁来与我一战!”韩宇眼皮掀动,略带火热的眸光向着验武场附近的树冠之上的青年,扫视而去。

这验武场宽阔无比,一眼难以望到尽头,至于附近那些巨树,却正是给那些等候着被挑战的修者立足。

“这小子太张狂了,竟如此无视我们,诸位师兄可要出手教训他一番啊!”有人喝道。

“若不给他点教训,他还当我们南海月府之地没人了!”一个青年眸中怒火涌现,符合道。

“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

比赛台上,韩宇脸色淡然提出挑战,话语章中对那些天级洞府的优异弟子,便没有畏惧之意,如此张扬的表现,顿时使得许多青年满脸不忿,纷纷出口呵斥,大有一副要声讨恶贼气势。

在天级洞府修炼的修者,不乏十至十二道天府境的弟子,不过至于此次新入邀月宫的弟子,踏入十道天府境的却只有渺渺几人,当中还有着几人,闭关未出,所以现在在验武场附近,也只有两位踏入了十道天府境的弟子罢了。

在天级洞府中此次新入门的弟子,踏入了九道天府境的却是有着二十一名,这些人当中许多都是因为出类拔萃,才被提升至天级洞府修炼,到不是越级挑战晋级得来。

九道天府境的修者实力之强,远非八道天府境可比,韩宇虽一举击溃了赵不羁,却不一定能与九道天府的修者抗衡,可在这二十一名九道天府境的修者当中,大半人在听得韩宇的挑战之言后,都是眸露踌躇之色,便没有要主动出来应战的迹象。

“谢兄!”赵不羁眸光一凝,有些期许的将旁边的谢钧给盯着,瞧他那模样,现在是巴不得后者,能为他出口气了。

谢钧眉头一皱,便没有应答,反而是眸光一转,将视线向着旁边一颗树冠的两个青年瞅去。

这两个青年衣冠楚楚,一表人才,身上的一股气息波动深不可测,脚踏树叶,嘴间浮现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不见有着过多的情绪波动浮现。

“郑兄,李兄,我看此人还得你们出手,教训一番才是,不然他还以为我南海月府之地无人,连他那天南地区这一隅之地都比不上!”谢钧讪讪一笑,向着那二人抱拳道。

这两人分别名为郑潮,和李贻,早在一个月前就踏入了十道天府境,现在已到大成,可谓是连元峰这一届的拔尖弟子,少有人可与之堪比!

“月府之地,人才辈出,怎会无人?谢钧兄堂堂九道天府境,对付他足以!”听得谢钧道来,在那树冠之上,一脸白皙青年,微微一笑,颇为温和的说道,此人正是李贻。

“瞧那模样那黄铃儿师妹,似乎对这小子也有着几分情愫,谢钧老弟难道不想,在美人面前展现风姿?”旁边的郑潮,眼眸一眯,瞅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个貌美少女后,笑说道。

“呵呵,是啊,谢兄也该动手了,不然可将让人失望啊!”旁边的几位九道天府境的修者纷纷附和,他们都感觉到了下方的青年,似乎有所依仗,不敢轻易出战,此时能让别人出手自然是。

“这…!”谢钧眼睛挑动,那张英俊的脸庞上不由掠过一丝难看的神色,瞧这二人的模样,分明是不想出战,还将他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虽说看是好意,可心之意,却是要推人于水火之中啊!

要知道,这越级挑战对于被挑战者便没有一丝好处,若是遇到了一个随手可柔捏的师弟,出手倒是无妨,可眼下这青年身上似乎有着什么底牌,若是这小子拼命一战,伤了他们可就得不偿失了!

在月宫之中,竞争激烈,若因此一战受伤,在调息伤势之上浪费几个月,就算以后恢复了伤势,可这几个月时间,他师弟早已有所突破,将之远远甩到身后了!

现在韩宇虽然不过四道天府境,可身上所蕴含着那股晦涩气息波动,却让人不敢小觑,就连郑,李这两位十道天府境的修者都不愿意贸然出手,他们可是连元峰的拔尖弟子有着晋级为核心弟子的机会,若是有何损伤,那将会影响以后进入乾元殿成为核心弟子啊!

“怎么,谢钧兄难道自认为无法和这小子一战么?”李贻笑容儒雅,眉头为扬,颇为关切的问道,只是他这话语,落在谢钧耳中,却尖锐刺耳!

“谢兄,你可是有着九道天府境的修为,难道还怕他不成?这可不是你谢钧的风范啊!”那郑潮轻笑一声,说道。

“这韩宇,虽然实力不弱,可那气势似乎还没有达到让谢钧兄畏惧的地步吧!”旁边的几位九道天府境的修者,眉头挑动,也阴阳怪调的说道。

刷!

刹那间,连元峰的弟子都是不由将眸光向着谢钧瞅来,眸中深处那抹不怀好意,不言而喻。

“这些可恶的家伙!”谢钧心中愤怒不已,脸上却是不得不挤出两抹笑容,在如此多的师兄弟注视下,若是他推诿不战,那可将成为他人诟病的对象啊!

“只是这小子体内似乎有着一股不弱的能量波动,虽说凭借他的实力还无法完全催动,可要这小子,要玩命,老子岂不是阴沟里翻船了么?”谢钧眸露踌躇,视线流转时,不由瞅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位少女,那里黄铃儿也是满脸担忧的将韩宇给盯着,想来是对后者即将一战天级洞府的修者而担忧。

“这臭小子!”谢钧忍不住呵斥一声,眸中尽是妒忌之色。

“看来这家伙还是难过美人关啊!”

旁边的修者,见到谢钧这副模样,嘴角间都是不由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但凡是连元峰新入的弟子都知道这谢钧对那黄铃儿有意,曾经对后者表示过好感。

只是那黄铃儿似乎对这个自诩无论是容貌还是天赋都在连元峰也少有人可比的谢钧便不怎么感冒。

此时,谢钧见不仅是梁冬儿就连这黄铃儿似乎也对下方的青年关心有加,岂能忍住心中的那股妒忌之火,一股要教训教训后者的心思,开始在他骨子中,悄然滋生!

“这些家伙,都是怎么了?”

附近的修者眸露踌躇,久久没有人要应战,对于这些天级洞府的弟子的举动,韩宇感到好奇不已,在他想来这些人修为远甚过他,应该是豪不犹豫的出手才是啊!

“怎么,诸位师兄都不愿赐教么?”下方的比赛台之上,青年眉头挑动,沉声喝道。

“我来会你!”谢钧眸光阴沉,此时在他眼中,下方的青年越看越不顺眼,当下沉声一句,身形一晃,便向着那一排天级弟子的比赛台落下去。

“你不过四道天府境,谅你也难以承受过大的能量波动!”谢钧口中呢喃自语,衣袖拂动,身形便好像谪仙一般,飘落于比赛台之上。

“呵呵,这家伙,终于是出手了啊!”郑潮微微一笑,满脸戏谑的将那落入比赛台的谢钧给盯着。

“这谢钧可是有着九道天府境的修为,实力不弱,若是连他都败了,那小子就当真是妖孽了!”李贻笑说道。

“你实力虽然不弱,可要想胜过谢兄,只怕还得拿出几分实力。”赵不羁眸光阴森,怨毒的将下方的青年给凝视着

“终于下来了么!”韩宇眼角挑动,脸上浮现出一丝好奇之色,向着那旁边的比赛台瞅去。

“九道天府境,还好!”当发现了那谢钧的气息波动后,韩宇微微舒了口气,当下身形一晃,便向着那天级比赛台当中的一个掠去。

呼!

韩宇身若流光遁向旁边的比赛台,眸中带着一丝警惕之色,向着谢钧扫视而去,似乎要将之底蕴摸清,好做个心里准备。

“在下,韩宇,不知师兄名讳!”韩宇落在比赛台上,在打探着谢钧的同时,抱拳道。

“谢钧!”谢钧眸光冷冽,没有过多的情绪,扫视韩宇之时话语略显淡漠的说道,“你底蕴浑厚,可要胜我,却没有这么简单,若是因此有何损伤于你可没有好处!”

“韩某知道!”韩宇神色淡然,旋即眸光一凝,露出坚毅之色,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过,这天级洞府的修炼资格,这次,我是势在必得!”

“希望你有这个实力!”谢钧话语冷淡,却也没有狂妄之语,在他此时近距离的扫视下,他依稀感应到了面前青年的体内似乎有着两股隐晦的气息波动,那中波动,连他都感到有些头皮发麻。

“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有如此底蕴?”谢钧心中暗忖,眸光凌厉,呢喃道,“不过,他修为过底,能以那神秘力量击败不羁只怕已经是达到了所承受的极限,要在催动,只怕他的身体,还承受不了。”

心中这般思量,谢钧心中的顾忌,也逐渐消散,他之前出手虽然有着几分冲动色彩,不过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他知道这青年,既然想进入天级洞府修炼,肯定是对实力提升的饥渴,若是此时真的以命相搏,就算获得了洞府,重伤之下,只怕也没有修炼的机会。

所以谢钧断定,这青年绝不会以命相搏,不然就失去了他挑战天级洞府的意义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