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凉信息港 > 旅游

江南我是贫困户我怕谁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26:07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辽西北一个边远山村。  根据工作需要,我配合税务人员到某村某户收税,还没到地方,村书记就与我讲:“这家可是贫困户。从没为社会做出过贡献。就连四川汶川大地震都没捐一分钱。”我讲:“纳税是公民的义务,税法上没写着贫困户不纳这条。”在我的心中,贫困户大多是有天灾病呆,年老体弱。我问书记:“这户是什么原因贫困的?”书记说:“两大人都35---36岁,一个孩子,三口之家,身体捧捧的,就是不干活。一个字:懒!”没进院我就对其产生了不太好的印象,因懒贫困的户可得好好教育一下,说什么几十元的税一定要让其纳。  进院一撒摸:四间土房,西大东小。由于地处风口,小院让风给刮得真干净,一圈三尺来高,七高八低的土围墙,宽不到二尺的铁门,用细布条系在木桩上、歪歪斜斜。说是门,倒不如说是一个豁口,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东北角有一小堆柴禾,一个小伙子不用使劲一背就能背走。没有鸡架,没有仓库,没有猪舍,就是一个利索。  一进屋,地面高低不平,本来我的眼神不太好,在院里一通撒嘛,阳光很强,一进屋,还真挺不适应,趔趔跄跄好几步,险些摔着。心中顿生厌恶心情:怎么着也得将屋地弄平整些,一天天深一脚、浅一脚来回走着,咋生活?又一想,人家天天这样可能早已习惯,没准这还是一种“健身的好方式”。  再进里屋,一位中年女士正慢慢腾腾地从炕头铺着厚厚的行李上下地。我看了一眼,哇!怎么?这样破烂的土房还住着这么一位时髦的悄佳人。是俺的眼花,还是……这一定是位来自港澳的同胞,一身的打扮也太扎眼啦!村书记小声告诉我:“这就是女主人。”这时我又细看了一眼,从内心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梳妆打扮是女士的专利。常言说的好:自己的小辫,愿意怎么梳就怎么梳。但在大山深处的土屋内,这种打扮也太有点出格了!  这得先从头上说起:头顶上高盘着近半尺高的发髪,上别着长长的发针,发针的一头垂着长长的金黄色的饰物,轻轻一动飘荡着悦耳的响声。头发上喷着厚厚的发胶,头部有点像一座雕塑的古代仕女图。但这个雕塑、在一个生活中人的头上,就有点不伦不类了。再说脸:不知道是什么颜色。主体色是红白黑。嘴,红!但红的有些血腥。生活中人们常说:这怎么像吃死孩子似的?那真是,腥红色,看着吓人,不知道真正的嘴有多大。脸上涂着厚厚的白粉,新纹的眉毛,大大的弯,假长睫毛有要掉下来的感觉;红脸蛋子幼儿园六一演出时也不多见。耳朵上戴着不知道多少对耳钉,一对圆圆的大耳环;颈上挂小拇指粗细的黄项链。上身着鲜红色紧身彩缎棉袄,棱角分明。下身着五分紧身短裤,脚穿15厘米以上细跟过膝黑皮鞋。一下地,细音细嗓的说了一句:“你们这么多人到我家来干什么?”税务人员出示证件,说明了来意:“根据税法,收取摩托车税。”“怎么,摩托车还纳税?”税务人员为其详细解释了收取的凭据。女士听明白后回了一句:“我家可是贫困户!我们可缴不起。愿意咋地就咋的!我是贫困户我怕谁!”  真没想到,“我是贫困户我怕谁”,这样一句原本并不是什么光荣事的话,却从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口中说出,还那样自以为自豪。听过之后心里真不是滋味。我回应了几声:“贫困户咋的?难道贫困还是什么光荣的事?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贫困?只有你自己心里明白。贫困户也不能只要政府的照顾不尽义务哟!纳税是每一位公民的义务,你不纳,他不纳,国家的财政收入大风能刮来?”女主人看我的脸色不咋好看,也知道邻居们都纳了。说了一句:“那等我对象回来再说吧!我在家说着不算。”  协助税务人员跑了40多天,见过许多有个性的纳税人,真喜欢与男人交涉。大老爷们儿办事是“胡萝卜蘸酱油---嘎吧溜丢脆”。缴就缴,不缴也能说出原因,这样的女士实在太磨叽,有事也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有不少的时候,她在说,你在听,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是葫芦还是白菜。为了尊重妇女,我们在不少的时候男士在家尽量不与女士交谈,这也是一种尊重女士的表现。这回不行,就女士自己在家,不说也不行。我又问了一句:“他干什么去了?”“在邻居家帮助铡草”!“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一趟”。女士不太情愿的地打着电话。  在等人的时候,屋里光线不太好,我与村书记溜达着到屋外。在我的心中,这女士如此超前的打扮,先生一定是位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我好奇地问村书记:“男主人干啥的?”“我们村的一位普通农民,这俩口子真可是‘老泥家的孩子----一色货’。俩人全不过日子,男的是自己家的活不干,整天东家帮工,西家助产,在外边混吃喝。是真正‘耕了别人家的地,荒了自己家田’的典型。”我一听又来了气了。村书记说:“这两口子的故事说起来会把你这气性大的人气炸肺。”“不至于吧?”“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哟。一是这俩人懒,懒的程度你想不到。这样年轻,纯粹的农民,不种地,将30多亩地仨瓜俩枣儿包出去了好几年。三口人吃租子,3000来块钱的租金根本不好干啥。三口人还贼得啦的好吃,啥好的吃啥。别人家的男的是家里没活出去打点工挣几个,这家可好,东家帮天工,西家蹭一顿,给酒喝就行。女的是天天赶集,真不知道人家买什么?这几年年景好,农民大丰收,面对着家家五谷丰登,俩口子可能也算过帐来了,去年自己种地了,可是,没机械,没畜力,种地雇人,没钱买肥,没投多少。要说我们这儿地都是好地,好好莳弄收成也错不了,可是这俩人可真算一说,每天得睡到自然醒,从没看到他们起早贪晚。下地间苗得戴着手套打着伞,怕脏手,晒黑皮肤了,农民哪有不晒黑了的。再说黑也是健康的一个标志哟!下地的时候还得拿着暖壶、茶杯,到地头得喝壶茶,真不知道是干活还是整景。夏季下了几天连天雨,30多亩地,俩口子楞是没莳弄出来,这么多年没看到过谁家地撂荒,这俩口子就干出来了。”对村书记的一席话我真有点半信半疑,我又追问了一下:“这是真的?”“怎么?你还不信?这事我还说慌?我是一点假话也没说。”我又来了我的直率,问起了村书记:“因为好吃懒做而造成家庭困难的农户是不具备贫困户条件,你们怎么把这样的户上报了?”村书记也是一脸的无奈:“这还真是我们没领会好上级政策精神,我们着重理解这家人均收入了,三口之家年收入真的不超过1200元,没去想造成贫困的原因。”“这样的户是没有条件参加贫困户评比的。”“反正也上报了,明年再改吧。”我心里这个生气,这村干部的政策水平也太那个啦!  好奇心又让我再一次问起村书记:“这家女主人每天都这样打扮吗?她打扮的这样超前,这男主人得打扮的多帅才能与之般配?”“哈哈!这你可说着了,这家男的还真是一个稀松带平常,要长像没长像,要个没个,那穿戴是太普通不过了,甚至都有点没法说。这么打个比方吧!这俩人从外表上可以说是一个生活在超级大国,一个生活在非洲的贫困地区。你看,那不来了吗!”顺着村书记的手指,看到了一个向我们走过来的男人。   来人越走越近了,到了我的面前。我认真地看着来者:1米65左右,蓬头垢面,着一身旧迷彩服,缺两颗扣子,半敞着怀,露出里面暗紫色毛衣;没戴帽子,头发长长的,脚穿解放鞋,由于帮人家铡草,满身尘土及草末。我感觉是这样的男士与屋中的女士这可真有天壤之别。都是一家人,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哟!  我还在遐想着,村书记与其说明了我们的来意。其实他也早就听说了。这时候的男士一脸的无奈:“纳税?我可真没有这个能力。你们都知道,这几年我们的地都包出去了,去年种了一年收成又不好,我们哪有纳税的能力?我们家还没买种子化肥呢!这不,这两天我们正准备去镇里找包我们家的领导帮助解决解决。”  我一听这话,心里有了数。这家伙种地还得靠包户的领导支持,自己一点能力也没有。我接过话题:“你如果真是这样,你要想得到包你们家的机关同志对你们的支持,整点种子化肥种上地,那你首先必须把税先纳了,不然你去我们单位找谁也不好使,下发扶贫物资必须经过党委会,我是党委委员,党委会讨论的时候如果我说你不纳税,一说一个准,你什么也得不到,不信你试试。在我们镇还没有那么大资格的人,只要社会救济,不为社会做贡献!”我的话特实在,开党委会上讨论对贫困户的扶持,有人说出反对的理由,一般是没有人为之说情的。我的话让男主人脸上冒出了丝丝的汗珠,自己细一想也真是这么回事。憋了半天,说出了一句话:“那我去借借。”“好,我们等着,你快点!我们还得去别人家呢。”  男主人骑上他那辆破旧的摩托车走了。  村书记又与我小声耳语:“这家伙又得去他连襟家了,怎么也得半小时。这屯里他是一分钱也借不着,谁都知道他们好吃懒做,借钱是从来不还,谁有钱也不借给他。这些年真不知道他向连襟借过多少回钱,每次连襟都知道借给他的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不知道发过多少回誓:‘说什么也再不借给他了!’怎奈大姨子是个心软的人,看不了妹夫水裆尿裤的样子,再怎么说也是一母同胞。连襟家的日子过的真好,每次他去借钱都是可多可少,没让他空过手。  真是借壁子怕老乡亲。家有黄金,外有戥称。村书记说的事一点也不假,也就半个小时的时候,男主人与他的连襟一起骑摩托车回来了,我们与他的连襟是熟人,相互客气了几句,连襟从兜里拿出了120元钱,说了句“这份税我为他缴了算了,这些年我真不知道在他身上花了多少钱了。这也没法,谁让我们是亲属啦!”在这个时候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反正我们来纳税,不论税钱谁出的,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我们相互之间握了握手,说了声再见,走了。  在接下来一段很长的时间里,村书记与我一直在讲述那家的事:“都是一个母亲生的,这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哟!这家女主人的姐姐、姐夫也是农民,姐妹二人差2岁,这性格可有天壤之别,姐姐、姐夫是一对靠勤劳致富成为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典型代表。现在不怎么评劳动模范,要是评票就投给那俩口子。他俩是没有吃不了的苦,来钱的活,没有没干过的。本来自己家有50多亩地,还承包了别人50多亩。栽过烤烟,冬春农闲季节跑运输,贩运杂粮。还养猪、养驴,就这么说吧,农民家过日子能养的都养。从没听说过这俩人说过累。真正是两个铁人。而人家这俩是叫苦不吃,叫累不受,真是‘一母生百子,百子有各别。’”  村书记的讲述让我沉静在深深的思索中。劳动创造财富,不劳动者不得食是一条永远不灭的真理。  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收税刚结束,回到单位的天,就遇到了那个所谓的贫困户家的女主人,来镇里找帮扶他们这个贫困户的联系人。要求给她们家买种子,化肥,她要种地。眼看要种地了,什么也没有那怎么行!(当时在农村乡镇,为了学习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正在开展多种形式的送温暖,办实事等多项活动。党员干部都有联系点、联系人。这种做法在我们市被总结升华为“一人双岗”。即要做好本职工作,站好工作岗,又要帮助自己的联系户尽快走上富裕路,站好帮扶岗。)女主人的到来是符合“一人双岗”的规则,谁也说不了啥。正理。我是贫困户就应有人帮。  但这人与人不一样就在这表现出来了。我们单位的牌子是人民政府,人民政府为人民显而易见。但这位人民可给我们出了个小难题,有点让人哭笑不得。  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  上班也就半小时,隔壁的一个小同志跑到我的办公室:“史大爷,你快来看,咱们院来了一个特殊人!”“啥特殊人?”“你快出来,就在副书记窗户外那儿!往屋看了有一会了!不知道是干啥的。”我出来一看,哇!我也傻眼了,细一看,我笑了。“那不是我收税那家的女主人吗。”“这也实在是特殊了点。这季节哪有这样着装的?”“二八月,乱穿衣;你穿纱来我着皮。自古以来不稀奇。”小同志笑笑,口里念叨着:“这也太扎眼了。”这时候我才看明白。这位着装是有了一点超前了!  清明刚过,东北的多数地方还是乍暖还寒。早晨的气温一般都不超过5度,而这位穿的是一身乳白色薄薄的连衣裙,不用细看,里面深色的胸衣、短裤十分清晰,乳白色高跟皮鞋走在院内黑色柏油地上发出清脆的“咔咔”声;脸上仍然是那样光彩照人;头发仍然是那样乌黑发亮。只是一改前几天的发式,新烫的大波浪长发披在后背,似行云瀑布,左肩上跨棕色女式坤包,好一付现代人打扮。  在副书记窗外站多时,乘副书记送客回屋的机会,尾随着副书记进了办公室。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别看副书记年青有才,作风泼辣,堂堂五尺高的汉子,是大家公认的后备干部,但就是一个弱点:惧内,俗称怕老婆。  要说怕老婆是好事,年青有为的后备干部有一个好老婆管也是好事。常言说的好:家有贤妻,男人幸福一辈子。副书记能有今天,老婆功不可没。副书记的老婆反对的是他单独与女士、特别是有一些姿色的女士单独来往。总怕干柴遇烈火——着了。做为政府的主要领导,单独与女士在一起的时候副书记都主动找其他同志陪着,就连女士思想汇报也不单独听。为了家庭的和谐,机关的同志们也都理解。这天女士刚上屋,副书记就给办公室打电话,请过来一两位同志。办公室的同志们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共 1010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为对性生活无兴趣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