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凉信息港 > 时尚

一个养猪大镇的涅槃之路

发布时间:2019-05-14 23:20:17

一个养猪大镇的涅槃之路

被称为浙江省养猪大镇的嘉兴市南湖区新丰镇,传来生猪养殖减量转型的喜讯:

截至9月25日,全镇走拆、转、减、控的转型之路,已拆除违章猪舍107.6万平方米,超出原计划2万多平方米;禁养区内,需拆除猪棚的3796户农户,99.9%签了约,其中97%以上已拆除了违章猪舍;原养殖户转产转业的已逾3000户;据的《水环境质量月报》显示,当地水质出现较大幅度的好转。

新丰镇生猪养殖的减量提质,终于在水质指标上见到了关键的实效!看着手中的进度表,镇党委书记陈新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紧锁多时的眉头终于打开了。

自从2010年到新丰镇任职以来,陈新华一直深受养猪业的困扰。全镇6万多亩耕地,每年承载的生猪养殖量达50多万头。高密度的生猪养殖,吞噬了乡村清澈的河流、清新的空气,要求减少养殖量、杜绝农业面源污染的呼声不绝于耳。今年3月,黄浦江死猪漂浮事件,更把新丰镇推到了风口浪尖。生猪养殖必须减量提质,这项工作列入嘉兴市委、市政府的议程。成效如何?新丰镇成了万众瞩目的测试点。

时过半年,人们欣喜地看到:新丰镇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28次上门,终于签订了拆违协议

老陈的女儿“啪”地放下手里的碗筷,重声说:“拆吧!”

已是晚上7点,苦口婆心讲了一下午,饿着肚子的新丰镇财政所干部杨小航终于收起签了字的违章猪舍拆除协议,起身告辞。这是他第28次来到这户人家做工作。前后两个多月,他终于在这场拆猪棚的博弈中有了突破。

新丰镇净相村毛家头,划入禁养区的有24户农户,需拆违面积9300多平方米。这是全镇的“老大难”地段。“拆违”伊始,杨小航到处碰壁。拆人猪棚,无疑是砸人饭碗,出名泼辣的陈大姐,让刚到基层工作没两年的小杨一筹莫展。

“一头猪的排泄量相当于6到7个成年人,你家这800多平方米的猪棚把自家的房子都包围了,臭得厉害吧?”

“我们小老百姓没啥本事,就靠养猪赚点小钱。臭,我乐意!”

“钱是赚了,可村里的环境也坏了,怕是一两年都治不好,以后你儿子、孙子咋住?”

“村里养猪的多了去,我一人不养这环境就能好?你赶紧走吧!”

……

每天下午4点半,新丰镇的农民开始喂猪食。镇村干部们大多凑这个时间,到农户家访谈。这工作通常要持续到晚上九十点钟,不到村民答应签字不罢休。

“次,能进门,第二次,能坐下,第三次,能泡茶,那你算是比较走运的。”陈新华这样描述联户干部们的遭遇。“有的村民不愿拆,干脆就不露面,但凡村干部能进门坐下的,要让农民说出个‘拆’字,起码得三四个小时。”

任凭面难见、脸难看、话难听,不怕村民发脾气,杨小航总是耐着性子,锲而不舍地做工作。农户家搭大棚、收油菜、摘甜瓜……谁家缺劳力,他就主动帮忙,一边干活一边劝说。

“咱南湖区一年养200万头商品猪,如果每头以一米长计算,那么南湖区一年养的猪头尾相连排成一列就有2000公里长,如果沿高速公路排,可以从嘉兴一直排到兰州!”干农活的村民哈哈大笑,小杨接着说,“南湖区水面800多亩,如果以1000亩面积、水深3米计算,那么南湖区目前每年养猪产生的200万吨污水正好放满。”这一次,村民没有再笑。

一连几个月,杨小航隔三差五上门来,一边抢着干活,一边给村民算养猪的“环境账”,5趟、10趟、20趟……这个陕西汉子终于感动农户,全部签下了拆除违章猪舍的协议。

猪棚拆掉了,老陈的女儿重拾了服装套口的手艺。“现在我家屋里可清爽呢,欢迎常来坐坐!”从刚开始的冷面相对,到如今的笑脸相迎,小杨深有感触地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老百姓都很善良,只是你给他讲道理,就得先站在他的角度想问题。”

换位思考,想百姓所想,急百姓所急,耐心地倾听难处,不厌其烦地算账,全心全意地帮忙……为了让百姓彻底地拆、放心地拆、无后顾之忧地拆,新丰镇的干部挖空心思、铆足了劲。在已拆的100多万平方米违章猪舍中,凝聚了他们5个多月的心血,改变的不仅仅是全镇的生态环境,还有干部与村民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党员干部带头,在减量中作表率

见到朱红军的时候,他刚陪区里的验收小组回来,布满汗水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我包干的农户里今天有3户验收,已经顺利通过了。”

26岁的朱红军,退伍回到竹林村已有3个年头。他跟其他农户一样,一年的收入主要靠养猪。4月,新丰镇“拆违”刚动员,小朱二话没说,拆掉了家里900多平方米的猪舍。他说:“村书记陈云华头一个拆了,我也不好拖后腿。要去做农户的思想工作,做干部的不拿自己开刀,蹿得再高、喊得再响都没用。”

[1][2]下一页 资讯录入:yz88:yz88

宛伊草本蛇油膏
清淤挖掘机租赁
玻璃防火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