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电影网络版权市场隐秘的大买家和正在崛起的

2019-03-11 00:09:49

虎嗅注:影院目前仍是中国电影市场重要的发行窗口,无论是其发行序列上还是整个发行收益的结构比重来说都是毋庸置疑的。但是,随着互联、移动互联的快速发展,客厅电视、视频盒子、、平板等多媒介上的络视频版权市场正在悄然崛起,在那些熟知的视频站身后,其实隐藏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大买家。本文转自艺恩,原文标题:解密新媒体版权 未来谁会取代电影院,作者:孟佳。

与电影票房的透明相比,电影版权市场一直是一块神秘之地。电影版权的分类、流向、版权交易价格、市场的竞争格局、价格走势等等都极少被媒体提及。事实上,电影版权市场的体量远远超过业内的想象,2013年,仅电影的新媒体版权收入就接近20亿。虽然与217亿的总票房相比,20亿不到十分之一,但已经是这个市场无可忽视的一部分。随着互联电视的普及和观影习惯的形成,未来新媒体发行将成为众多电影,尤其是中小成本电影发行的重要渠道。

谁给电影络版权定价

电影版权,即电影著作权,是指电影作品的个人作者或者公司对其作为制片人所依法享有的人身权和财产权。含电影发行权、电影放映权、信息络传播权、复制权等17项权利。版权方通过让渡发行权和放映权所得的就是一般的票房分账收入,而通常我们讨论的电影版权,比如某视频站是否有某部电影的版权,多指的是信息络传播权。

电影的信息络传播权(以下简称电影络版权)有和非两种,非通常要比便宜很多。拿到信息络传播权的机构可以向其他新媒体平台分销非的版权或进行付费点播的分账合作。版权的时间长度也有不同的限制,从1到10年不等。

1905电影总经理助理姚钦荣告诉艺恩,一般而言,非独版权的分销价格通常是版权的15%,也就是说购买版权后需要6家以上的非独版权出售才能收回成本,这时,版权的采买方相当于一个电影络版权批发商。而今,资本并购整合带来中小型视频站数量锐减,这些作为非独版权的主要采买者减少,通过版权分销的方式盈利越来越难。

通常来说,版权定价有三种方式,成本价、收益价和市场价,对于电影来说,常用的是市场价。对于一部没有上院线,或者院线一日游的国产电影来说,版权购买方当然不会因为你的拍摄成本是3000万就付给你3000万的版权采购费用。

市场价是多个卖方与多个买方之间竞争产生的成交价格。由于缺乏一个公开、有效的版权交易市场,电影络版权定价缺乏统一的评估标准,较为随意,年交易量数据也难以统计。每家版权购买方都有自己内部的一套评估体系,通常来说,这一体系的主要变量是电影的导演、演员、制片方、出品方、题材、宣发力度以及市场预期等。由于大多数电影络版权都是在上映前已经售出,因此无法将票房数据作为一个购买变量来衡量,因而存在交易前一些电影络版权价格被高估,另外一些被低估的现象,于是一些手握的大片片方会囤积居奇,待电影上映后再出售版权,但这也面临着票房不如人意,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风险。

很难根据票房为电影络版权价格划分一个区间,因为每部影片涉及的变量太多,也跟当时的市场情况有关。一般而言,国内院线片高较高,未上院线的进口片及国产片价格很低。华视聚高级副总裁张明告诉,“就2014年的市场价格来说,如《心花路放》、《一步之遥》这样知名导演、超高市场期待、票房预估超10亿的电影,版权价格突破3000万;票房过亿但不超过10亿的电影,版权价格在500万到2500万不等;票房5000万以上到1亿的电影,价格在200-千万之间;不足5000万的,从几十到200万不等”以上所说的票房都是预估值。

互联电影公司引发又一轮电影版权疯长

以前电影的电视版权高于络版权,现在正相反。姚钦荣给举了一个例子,“以姜文为例,2010年上映的《让子弹飞》络版权价格为500万,到2014年,姜导的新片络版权已经飙升至3000万,这是国内电影络版权疯狂增长的一个经典个案。”电影络版权从2000年开始逐步增长,今年又掀起一轮高峰。但这一增长过程不是直线向上的,而是曲折的,每一次的波动都与资本市场息息相关。例如,2011年版权价格的暴涨就与视频站间的竞争有关,2010年底,优酷赴美上市后,迅雷、暴风影音、爱奇艺等国内几大视频站相继表达希望在2011年上市的愿望,此后,视频站的上市突击战悄然兴起。为了冲上市,视频站大规模融资,争夺市场上的流量和地位、争夺版权。中概股跌破,上市遥遥无期。2012年,影视剧版权市场就遭遇跳水。两年后的2014年,视频站纷纷涉足电影行业,电影络版权价格也水涨船高。

电影网络版权市场隐秘的大买家和正在崛起的

随着互联电视的普及和付费点播的增长,视频站开始了又一轮对电影络版权的争夺,导致电影版权来开始了又一轮疯长。

谁是电影络版权采购的大玩家

究竟是谁在购买电影的络信息传播权呢?对于普通的观众而言,视频站肯定是他们首先想到的答案,因为他们观看电影的渠道就是视频站。实际上,很多视频站拿到的并不是电影的络版权,只是一个非的播放权而已。目前电影络版权的主要购买者有1905电影、华视聚、百视通、各大视频站等,它们或者自带新媒体平台,或者具有广泛的新媒体发行渠道。而1905电影、百视通等可以算是“国家队”选手。

今年,优酷、阿里、爱奇艺纷纷成立影业公司,对电影行业的高度关注也让他们纷纷加快了电影络版权采购的步伐。张明透露,视频站中购买版权的并不多,开始只有迅雷、乐视等,而且乐视采购的也以自家乐视影业出品的电影为主,而优酷和爱奇艺都是从2013年才逐步加快了版权的采购力度,而腾讯视频一向很少采购版权。作为优质视频内容,院线电影由于其强势的宣传推广优势,结合主创团队的明星效应可以迅速形成用户聚焦。院线电影的络落地可快速实现用户流量转化,采购还同时提升视频站的品牌,实现内容差异化。盗版数量的降低,院线电影的价值在新媒体领域以及新媒体用户被逐步认可,必然导致电影络版权价格被推高。在电影版权采购以满足用户的同时,是否进行采购,则与平台经营策略以及采购成本回收能力有关,所以各家在采购的影片规模上各有差异。

从市场份额上来看,1905占据1/3左右的国内院线电影的版权,各大视频站统共占据25%左右。张明告诉,华视聚2014年采购的版权为100余部,明年计划购买更多。未来,以华视聚等为代表的新媒体发行商将在电影版权市场中发挥愈加重要的作用。

从版权分销到点播分成 新媒体发行要抢电影院饭碗

电影在影院下映后何时能上线络?这是很多电影爱好者关心的事情,但实际上,每部电影的“窗口期”都是不一样的。目前视频站普遍都会在热映影片上院线开始1个月后络播出,但也不乏下映一周就上线或下映一个月之后依然没有上线的电影。

姚钦荣表示,“窗口期”通常是在签合同的时候就规定好的了,强势电影上映时间在一个月左右,一些中小成本电影上映时间可能仅为两周甚至一周。对于强势电影来说,合同会规定电影上映一个月后为电影版权生效时间点,对一些中小成本电影而言,可能为两周左右。

张明表示,随着新媒体发行实力的增强,未来新媒体与院线同步发行将成为可能。“国外已经有同步发行的案例,2015年8月28日,《卧虎藏龙2》就将在Netflix上与院线同步上映。”

能从滞后一个月到与院线同步上映,这主要得益于付费点播模式的完善。

开始购买版权的购买方都是通过分销非独版权的方式获利,未来,点播分账逐步成为版权购买方的重要盈利模式。姚钦荣向透露,“我们会把电影免费提供给各大视频站,视频站会对点播收入进行保底,我们根据点播收入分账。这不仅解决了视频站资金紧张的压力,也开拓了一种新媒体发行的新模式。”

张明告诉,华视聚目前与各大平台的合作形式除了版权分销、付费点播分账外,有时也会合二为一。“例如,某部电影原本非独版权售价为200万,现在我只收150万,但我要参与前三个月的付费点播分账”张明告诉。

免费提供电影,通过付费收看收入进行分账——这样的模式是不是很熟悉?对!这就是目前片方与院线之间的合作模式。片方免费将拷贝通过各个院线提供给电影院,电影院卖票所得的收入会与制片方进行分账。无论是1905电影还是华视聚,他们未来想成为的是新媒体发行方,带来新媒体与院线多屏互动发展的繁荣业态。

目前新媒体的发行渠道有很多,除了视频站外,还有数字电视、IPTV、OTT、。虽然目前PC端的收入占据50%以上,但TV、无线等渠道的收入也在稳步增长。终端设备智能化的发展,的移动性和便捷性、电视的家庭娱乐效果,都给人们带来不同生活场景下的自由选择空间。张明认为,现在新媒体在产业主动权上较院线弱势,主要是因为是目前电影大部分收入都来自票房。用户获取电影节目的渠道增加,随着付费用户的增加和付费观影的习惯的养成,新媒体点播收入会逐步增加,到那时可以向片方提供收入保底,对于很多中小成本电影来说,新媒体与院线同步上映会比线上院线赚得更多,风险也更低。尤其对于中小成本影片来说,在大银幕上映的机会本来就很渺茫,即使上映也可能成为一日游电影,络院线的规模化发展,或将成为这些影片回收成本的重要渠道。

如果有朝一日付费电影用户的基数足够庞大,如华视聚、1905电影这样的新媒体发行方能争取到与电影院同步发行的权利,或许电影产业将被重新改写。就像我们已经习惯了看互联电视、听互联音乐一样,互联电影的时代或许并不遥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