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凉信息港 > 健康

狆等收入群体疲于应付泩活压力透支半泩财富

发布时间:2019-06-13 13:06:05

漫画:中产阶层。罗琪绘(人民图片)

房奴、车奴、卡奴、孩奴沉重的生活压力让中间阶层疲于应付,透支着他们半生财富

本报 杜海涛

保民生、促和谐,一个重要目标就是逐步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橄榄型分配格局。作为中间阶层,中等收入群体本应是社会的稳定器。然而,畸高的房价透支了很多人半生财富,再加上短腿的社保、高强度的工作、子女教育、户籍门槛国内的所谓中产背负着种种生活压力。房奴、车奴、卡奴、孩奴浸透着中产的苦恼与无奈,也使建立橄榄型社会显得长路漫漫。

近日,走进这一群体,触摸到部分中产者的真实生活状况。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的心声。编者

房子是一座山

买了房子,工资的一半交了房贷,新买的轿车也不能开了。原本还算轻松的生活,完全变了模样。

●北京某风投公司项目经理 周猛

4月,北京某风险投资公司项目经理周猛实在受不了高房价的刺激,狠下心,花150万元在双桥附近买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

房子是1997年建的,外墙灰暗,陈旧不堪;小区不大,在密集的楼群中很不显眼,甚至连像样的保安也没有。周猛顾不上这些,匆匆签下了合同。中介公司业务员在旁边提醒:现在房子一天一个价,现在不买,明天就涨!

为了这套房子,周猛不仅花光了自己和妻子的积蓄,还向亲朋好友借了20万元,从银行贷了100万元,尽管每月有5000多元的贷款,但好歹算有个家了。

33岁的周猛毕业于南方某财经大学经济系,1999年回老家山东,在一家老国企当会计。当时的工作安逸、清闲,还结识了同做会计的女友。

清闲之下,周猛却有着一颗不平静的心。面对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周猛感到莫名的恐慌:就这样混下去,实在有所不甘。2003年,他离开这家企业,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两年后进入北京某风险投资公司,开始了新生活。

谈判、评估、规划凭自己在国企4年积累的经验和勤奋努力,他很快成为公司骨干,业绩不断提升,收入水平也上了新台阶。

然而,住在北京,房子是压在周猛肩头一座无法躲避的大山。

周猛说,刚到北京,对房子并不关心:女友还在山东,结婚未提上日程;公司楼上有公寓可住,每月只交少量房租,方便又省钱他把全部心思扑在工作上,手里的余钱也大都投向了股市:钱生钱总比买房子好吧!

后来,北京房价开涨,周猛有些犹豫,开始在单位周边看房。一套套新房固然让人眼馋,可相比手里的积蓄,每平方米动辄过万元的房价还是吓人。他只得把买房的念头暂且搁置:那时想,只要房价能稳住,用不了几年,就能攒足大半房款,房贷的压力会小得多。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楼市受到冲击,公司也受到影响。周猛清闲了些,趁机结了婚,他将妻子接到北京,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做助理,新家就安置在公司的公寓。没想到2009年下半年以后,北京楼市突然逆转,房子一天一个价,到今年初,五环内房子的均价一举跃上了3万元/平方米!

周猛急了!

结婚后,双方父母急着抱孙子。没有自己的房子,根本不行!妻子刚到北京时,由于是外地户口,又没房子,一次出门竟被警察拦住,要看暂住证!周猛实在受不了这种待见。他横下一条心,坚决要买房!房价连涨,手里余钱不多,股市里的钱还未解套。新房子肯定买不起了,就买二手房;大户型买不起了,就买小户型!

买了房,布置新家,原本还算轻松的生活,完全变了模样:工资的一半交了房贷;由于离公司远、道路堵,一年前新买的伊兰特轿车不能开了,只能挤地铁当然,这也能节省不少开销。

买了房,暂时解决了居住问题,可新问题接踵而至:房子太小,将来生了孩子,保姆住那儿?妻子是外地户口,生了孩子怎么落户?到那里上学?这些事总是困扰着他。周猛想不通:从1999年参加工作,10多年过去了,工资是10年前的近10倍,可生活为啥总是很紧张?

周猛说,刚买的房子肯定是过渡,将来还得换大房子。为了大房子,就得拼命攒钱!他对国家这一轮楼市调控期望很大:也许过两年,房价真能降下来,那时,把现在的房子卖掉,真正买一套心仪的大房子,再把父母接过来,共享天伦之乐,这样的日子能盼来吗?

钟摆式的日子

185公里的距离,把家庭分成了两半。坐地铁、乘高铁、换出租回一次家,要折腾4个小时。

●上海某证券公司客户部主管 程跃强

每个周五,江苏常州火车站都是拥挤的一天。

9月3日,又是周五。晚上19时20分,从上海开往常州的G7204次高铁准时进站,家住常州新区的上海某证券公司客户主管程跃强个走下火车:明天是女儿10岁生日,他迫不及待要回家了。

对38岁的跃强来说,虽然高铁拉近了上海和常州的距离,但从离开自己在浦东的办公室,到终回到常州的家,需要坐地铁、乘高铁、换出租这至少也得折腾4个小时,回趟家,并不易。

2002年,跃强离开常州的家,进入位于上海浦东的这家证券公司。8年来,上海常州,185公里的距离,将他和家庭分成了两半。他就像一个钟摆,在两地之间来回摆动。

到上海工作,当初只想换个环境。跃强说,他原在常州某信托公司工作,正好上海这家证券公司到常州招人,他没多想就报了名,结果被顺利录用了。虽然常州离上海不远,但终归是两地分居。

到上海时,女儿刚两岁。转眼8年过去,却从未给女儿按时过一个生日、从未到学校参加一次家长会,跃强十分愧疚。

为了女儿,跃强也考虑把家搬到上海,可这件事实在太复杂了!

先看房子。到上海之初,跃强并没想过买房:由于上班较早,他和妻子在常州各有一套福利住房,上海房价也不高,买房子并不紧迫。可现在,想在上海买房,房价早就高得让人扛不住:内环以里的房子每平方米超过五六万元,郊环的房子也超过了2万元,拿常州的两套房,也换不来上海的一套房。

再看工作。妻子是常州新区公务员,单位的骨干,如果到上海不能调进相应的机关,以前的工作积累就没了用处,是不是有些不划算?

说到中产,跃强说,8年来,他从一名基层的客户经理晋升为客户部主管,年收入也从初的四五万元上升到近30万元,再加上家里的两套房,单看收入,也许已经中产了。可这8年,除了周末回家,自己一直住在浦东一套出租房里,那只能算是一个窝。如果一名中产5/7时间是在窝里度过,这样的中产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真不好说呢!

跃强说:我有许多上海朋友,可据我观察,在上海有房子的不多,特别是这两年才上班的年轻人,单靠自己的财富积累,根本无法应对这个房价高涨的世界!

他介绍,如今家住常州、无锡等苏南城市而在上海上班的人很多。每到周末,上海火车站总是黑压压一片,都是急着回家的人。虽然聚少离多的日子很辛苦,可如果重新选择,大多数人还是愿意选择上海,因为人往高处走。常州等中小城市的生活很安逸,但一眼就能看透未来,没什么奔头;上海压力大,但机会也多。生活就是这样,有得就有失。

让跃强放不下的,还是女儿。他告诉,已经下定决心,这两年一定要将全家搬到上海,尽快结束这种钟摆式的生活,因为初中还算义务教育,像我这种没有上海户口的人,接孩子到上海念初中还行。而高中就不是义务教育了,到时再接女儿到上海上学,不容易了!

白癜风常识
白癜风药物
优美散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