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凉信息港 > 养生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588章 尴尬的气氛

发布时间:2020-02-15 19:28:41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588章 尴尬的气氛

两女在见到孔瞑后眼底深处都有一抹别意神采划过,可是看上前去的时候却又禁不住的偏到了别处。

气氛有几分诡异,孔瞑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她们俩打起了招呼。

“城主大人好,琳娜小姐好。”

局促的孔瞑让两女心中一颤,竟是同时看向了他,好像有些担心的意思。或许是因为相互都在一个屋檐下,以至于两女都没有说出关心的话语。

这已经被不是单纯的谈情说爱了,还牵扯着一种禁忌之情。

好在饭菜来的并不慢,在孔瞑坐下一小会儿的功夫就端了上来。

浓郁的香气勾走了孔瞑的思绪,当即就转过了头去,看向了那正朝着这边而来的饭菜。

三人无话,在这不算小的房间中静静的吃了起来,不知道多久过去,随着城主大人的一声令下,那些下人吧桌上的剩饭残羹打扫了下去。

直到那些下人下去后,菱梦这才正眼看向了孔瞑。

直直的看了一阵后,她转头看向了琳娜,声音中带有些许溺爱的道:“琳娜,你怎么能带他去那密地呢?”

“我……”

琳娜张了张嘴,却是在开口之前偷偷的看了一眼孔瞑,见他没什么表情后这才松了口气,小声道:“我……我觉得他是传说中的天启者,所以……所以就带他去了。”

“哦?”

菱梦的眉头这时不仅一挑,深深的看了孔瞑一眼后,继而才有些诧异的问向琳娜,“你怎么会有那种感觉的呢?”

琳娜张了张嘴,却是没有说出来。这是她跟孔瞑的秘密,又怎么会跟自己母亲说呢?虽然她心里打定了某个注意,可是却也不能完全没有界限的。

心中这么想着,她没有再做回应,而一旁的菱梦见到她不想说,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孔瞑是天启者这个她是已经知道的,之所以那么问,其实也只是她的一种小冲动而已。

虽然孔瞑没有表态,可是她此时却忍不住一阵泛酸。没来由的,她竟是吃起了女儿的飞醋。

不觉间,一阵凄苦的感觉涌上心头。一想到自己跟女儿都与他发生了关系,预想到他们三人的情感纠葛,心中慌乱非常。

在于他们说了几句后菱梦就离开了,不过在她离开之后,孔瞑跟琳娜也是有些囧意的离开了。脸皮的缘故让他们两个人没有走在一起,而孔瞑则是心里有些疏远琳娜的。

经过这饭桌上的一阵后,孔瞑越加的不甘轻举妄动了,生怕某些不切合实际的东西变成真实的存在。他不能容忍那种事情,也不敢去承受那样的事情。

好在现在终于离开了,不然在发生点什么的话那就真心不好看的了。

心中这么想着,孔瞑苦笑着摇了摇头。回到房间后他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种种,只觉今后的日子没有希望,都要活在这无尽的苦比之中。

为烦闷的是,自己心中有再多的东西现在都无法去与别人说。长此以往,他都觉得自己会得抑郁症。

有些想法不可怕,可怕的是想法不能实施也不能说,这才是难受的。

就在他的纠结之中,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晚间,又是一个磨人的时间。

一日三餐都要跟菱梦与琳娜一起吃,在别人看来或许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可是在孔瞑看来,却是一件不知道多么痛苦的事情。

吃饭的时候他尽可能的控制自己的身心以及气息,达到正常的水准,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装作没有在意的样子。

一天两天这么下来也就算了,三天四天这么下来也算勉强,可是七天八天,甚至更长更久,他又怎么能坚持下去?早晚要疯掉。

这一天,孔瞑打定了主意,要在回去的时候与她们两个说个清楚讲个明白。

又是一次午餐,三人再次坐在那里吃了起来。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三人的关系也算是‘自然’了许多。

两女在边吃边聊着,孔瞑也没有打岔。在听到她们一个话题聊完后,孔瞑停下了吃饭的动作,抬起了头来。

出乎孔瞑意料的,两女竟然也是停下了吃饭的动作,神奇的默契同步。

“那个……”

“那个……”

孔瞑张开口想要说什么,可是没想到菱梦居然跟他同时开口了。

菱梦一呆,忙是对孔瞑道:“你先。”

“你先。”

又是同一时间的同步话语,两人再次顿了顿。

这次孔瞑学聪明了,不开口了,只是伸手示意菱梦先说。不管怎么样,他收到的教育就是女士优先,自然是不能强人家的。而这里又是人家的地盘,他如果抢先的话,怎么说都是有些不对的。

菱梦见孔瞑这样也不好多说,只好点了点头。

深深的看着孔瞑,她与琳娜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下意见。见到琳娜点头,她这才对孔瞑道:“孔瞑,不知道你在密地的收获全部纳为己身了没。”

“额……”

孔瞑微微愣了愣,没想到她居然说的是这种事情。想了想,孔瞑觉得这个还是可以跟她们说的,毕竟是人家给的好处,估计没什么好隐瞒的。

想到这,孔瞑点了点头,“上一次的已经完全吸收了,经过几天的适应,我想现在完全可以了。”

“哦。”菱梦点了点头,轻声呢喃,“这样啊。”

看出她似乎在那里想着什么,孔瞑禁不住的问她道:“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菱梦摇了摇头,轻语道:“没有问题,只不过你或许要有麻烦了。”

“麻烦?”

孔瞑不解的看向她,等待着她的答案。

说实话,他遇到的麻烦多了去了,那里会在意什么麻烦。不过那些麻烦也只是在日月大陆而已,在这里又会有什么麻烦呢?

一听孔瞑这话菱梦也终于相信了琳娜先前告诉她的话,原来孔瞑是真的不知道天启者的秘密的,或者说是那密地的秘密。

深吸了一口气,菱梦定了定神,道:“在这里,一共有着不知道多少个国家,而每个国家有着不知道多少的城池。”

“我们所处的这个城池就是一个国家的边境,而之前的那个则是另一国家的一个城池。国与国之间是有着约定的,不能主动挑衅,除非有事非得已的事情发生才能酌量商讨。”

“在这国家之中有着不知道多少城池,而每一个国家跟城池都是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流传下来的。每一个城池之中都势必有一个家族流着祖上的血液,一代代的传承下来。他们具有着觉醒的力量,是一种超越人类的种族。”

“随着时间的过去,血脉因各种原因逐渐瘠薄,而城中的人也渐渐都有了觉醒的可能。直到现在,大部分人都能觉醒,只是随着血脉的精纯不同而决定的实力的大小。”

菱梦说到这里莫名的感叹了一声,紧跟着抬头对孔瞑道:“这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每一个血脉的主脉,都会守护者一个地方。”

孔瞑眼中精光一闪,“是那密地?”

“嗯。”

菱梦点了点头,莫名的叹了口气,道:“传说那是天启者的必经之路,只有坚持到的天启者才能达到返祖的程度。”

“返祖的天启者是每个国家跟每个城的愿望,可是就那样的天启者,又怎么可能出现

?多少年来,渐渐的都已被遗忘掉了。”

“没想到,居然现在就出现了两个天启者。”

孔瞑神色止不住的一凛,看着她道:“你是说,如果这件事被别人知晓,我可能有很大的麻烦?”

菱梦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道:“麻烦虽然有,不过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之后的话,或许会生活的很辛苦。”

“啊?”

孔瞑纳闷儿了,“辛苦?”

“没错。”菱梦牟定的点了点头,“确实辛苦。”

“额……”

孔瞑愕然,没有说话。

他知道菱梦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她这么说的话,那她一定是有自己道理的。既然她有,那就说一说好了。

心中这么想,孔瞑也不觉认真的听了起来。

“你不知道,这些密地其实是只能由一个人来继承的。”菱梦顿了顿后说出了这样一个秘密。

“什么!”

听到这话的孔瞑登时大惊,一脸的惊恐,“可是之前那个人明明……”

“对的。”

菱梦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所以,一番争夺在所难免,虽然不会死,可是会有很多必死还要痛苦的事情。”

“给予力量虽然好,可是如果会被收回呢?”她说到这里没有在继续说下去,她相信孔瞑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

孔瞑呆了呆,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菱梦继续道:“在史上其实并不是没有出过天启者,可是终他们都死了,你想知道吗?”

这一刻就连坐在她身边的琳娜也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溜掉一些什么。要知道,这些东西算是隐秘了,如果不是现在时机特殊,或许她还不知道这些东西。

孔瞑茫然的摇了摇头,菱梦讲了起来。

“天启者在史上不知出现一位,品性如何自然是多种多样。有些人因为贪图一时,以至于吧自己撑爆了。而有些则是在之后的把握不恰,走火入魔。而有的则是顺利挺过,可惜成长不及。还有的则是没有过多历练,保护不了自己的身份。”

听着听着,孔瞑的眼睛明亮了些许,而菱梦这时候道:“史上出现的多少已经不重要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应该就只有你们两个天启者。”

孔瞑点了点头,现在也算是明白她的意思了,“你是说我现在算是各国的宝贝抢手货了?”

“没错。”菱梦点了点头。

说实话,对于这样的身份孔瞑其实是不适应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他觉得这样也算不错。

没有计较太多,在想了一阵后,他将头转到了一边去。

现在他要好好琢磨之后的事情了,现在他只想快点回去,哪里还会去想这里的天启者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呀。

孔瞑的想法两女自然是不知道的,在见到他听完自己的话后陷入了沉思,菱梦不仅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她原本这么说出来是想让孔瞑知难而退,让他安静的留在这里直到永远,让她可以天天见到他,这就是她想要的。要求不高,却很迫切。

然而对方现在的表现却像是一根刺卡在她的喉间,下眼部的,难受至极。

一阵之后孔瞑甩了甩头,整个人颓废了下来。在看到两女紧张的样子,他不仅强笑了下:“你们怎么了?脸色好像有点不好看啊。”

“没,没什么。”菱梦慌乱的摇了摇头。

也没有多想,在说了几句后孔瞑就像离开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菱梦却是又突然叫住了孔瞑,“孔瞑你等等。”

“啊?”

孔瞑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子,有些疑惑的看向她,“怎么了?”

“那个……”

她张了张嘴,又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哦。”孔瞑纳闷儿的点了点头,却是没有追问,“那好,那我先回去了。”

“嗯嗯。”

就这样,孔瞑离开了就餐的房间。

等到孔瞑离开,琳娜这才不解的看向母亲,道:“母亲,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要说熟悉菱梦的莫过于琳娜了,她很清楚,在自己母亲肯定是有什么话想跟孔瞑说的,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没有说出来。

不明白菱梦心中究竟如何想的琳娜一下子就问了出来,倒是惹得菱梦轻叹了口气。

看着孔瞑离去的方向,她幽幽道:“天启者的传说有很多,可是有一点是没有说错的,那些密地真是跟天启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之前我与他说的返祖的天启者只有一人也是真的,而那个人则要历经千难万险才可返祖,而且他必须要去往所有的密地中修行。”

“什么!”

不等菱梦说完,琳娜当即就用力摆起了手,“他怎么能离开呢,我不会同意的!”

“哎!”

琳娜的心思菱梦又怎么会不懂,而她之所以不说也正是因此。

孔瞑离开她又何尝会同意?虽然想要跟他说再多点,可是在私心与坦诚之间,她还是选择了私心。

女人是自私的,这句话说得没错,虽然事无,可是在这里菱梦跟琳娜的自私的。她们的自私是为了自己,可是却不是那种损人利己的。

爱一个人没有对错,挽留一个人也没有对错。对的只是人,而错的也只是世界。

同样的事情在不同人的手中,结果也会不同。无论是性格合适对事的方式等,稍有一点不同结果也会发生改变,这是不争的事实。关键在于该怎么想,该怎么去看待问题。

没有的对与错,有的只是看待的方向以及目的。

在听了菱梦的话后琳娜也不再问其他了,她知道,这件事不仅不能说,而且还不能让孔瞑听到一丁点的风声。

她们不知道孔瞑在意什么,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可是就这样生活也是一种美妙,她不想让它消失。

在吃过饭后,孔瞑会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着饭桌上菱梦跟他说的话,不觉间有些烦躁起来。

对于那些事情的真假倒不是孔瞑在意的,他在意的是菱梦说出来的用意是什么。还有,她没有说出口的又会是什么。

心中想着这些,孔瞑怎么想心里都有些不安稳,不知道怎么的,心中总有种莫名的悸动。

辗转反侧,不知不觉,他看向了外边的世界,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真如菱梦所说,那这个世界岂不是说很大?而每一个国家中都有若干个城池,而且城池中还有密地的存在……”

“不会的。”孔瞑突然摇了摇头,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密地不可能那么多,应该是只有几个,要么就是有假的或者不完全的。”

心中想着,眉头却是皱的越来越紧了,“要不去那里看看?”

念头刚起,他急忙就摇了摇头,“不行,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而且这里的一切又不熟悉,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他的担忧不能不理会,而在这里他也深信自己不可能天下。要知道,在刚来的时候他可还不是那城主的对手。

菱梦那么强的人还只是一个城主,那么可以想象,在上面还有比她还要厉害的存在。

现在自己的实力虽然强横,可是要对上那些人的话,结果可想而知。

“要是能有一个地图的话那就好了,能知道什么成什么城,哪里什么地方有密地,掌管的人实力如何。要是知道这些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心中想着好事儿,孔瞑却是天上不会掉下这种砸死人的线儿饼。黯然的摇了摇头,他迷上了眼睛。

午后的小睡他怎么都不会错过的,只要有时间他就会习惯性的睡上一觉。

在这一觉中,烦恼全部抛掉,烦闷也都消失不见。他相信,只要自己醒过来,会清明一切,会想到的方法跟方案计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