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凉信息港 > 军事

杨柳窗外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07:39

(一)  晨曦刚刚剥开一丝光明的痕迹,你便在马廊忙碌起来。准时在阳光初启的时刻经过我的窗外,慢慢的踱出后院,到不远的山外去放牧。我藏在帘栊的背后,一直目送到你消失为止,还依然恋恋不舍,而你,每次经过时,都会彳亍片刻,若有若无的留恋一下那个昏暗的窗,才小心翼翼的离开。我是一个大家的淑秀,而你只是我家一个自小卖身的马奴,身份的悬殊注定我们只能以这种方式思忖着自己的心事,你不知我的心意,我不知你的眷恋,彼此,只是用数年来养成的习惯,在各自心底悄悄着一个的秘密,如此安静又惬意。  13岁的那年,父亲便亟不可待的为我开始张罗换贴的家事。虽然,到父辈这里,他没在再继续祖辈的仕途,却也在这个小镇上算的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往来车马喧中不乏官道与富庶身份的交往。于是,我很快便被一位又多金又有为的世家子弟聘为了妻室,只等年龄笈第便要嫁去。那个夫君我恍过一眼,面白体弱,却是色眼灼烁,看到家里稍有姿色的丫头,都会从头品到尾的用眼睛蹂躏个够,恨不得把她吃个骨肉不存。娘说这是男人的本性,我要试着接受,如爹的三妻四妾,都是情理中的事情,如果一个正妻连这个都无法容忍的话,会遭婆家嫌弃。我,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沉默。而他知道我的事情后,留恋在窗外的眼睛开始有种绝望的东西在日渐深重,往往喂着马,都会看着小楼的方向发呆。然后,管家的呵斥,一天比一天多。终于有一天,马吃错了草料而病病歪歪,错过了哥哥和弟弟的玩赏,即便,你在他们马鞭的赏赐下遍体鳞伤还不算了结,硬是拖扯到父亲面前,要求你用性命来偿还这次犯下的罪过。好在一个远在京师的朋友造访,父亲才暂且放下对你的制裁。是夜,我知道,明日肯定就是你的死期,而悄悄的打开了柴房的门,让你逃出了这个魔窟的禁锢,是生是死,之后,看天定命吧。临行前,你跪倒在地,握着我给你的盘缠泣不成声说:“若有来日,小姐的恩德,我必誓死相报!”  17岁那年,我坐上了花轿,嫁与那人为妻。新婚的当晚,郎君却宿在一个丫头的房中缠绵到天亮。看着妆镜下自己的花容月貌,我心悲凉。让簪脚的锋利从鬓侧一路走下,等夫君醉眼惺忪的摇晃归来,看到我满脸的血渍,顿时,尖叫而去。顷刻,让慌乱的人群把这场闹剧渲染成一场惊世大波。婆婆在一侧一边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夫君的哭闹,一边嫌恶又隐忍的看着我的冷静。,中和的条件,在夫君的退让中达成。他不再吵着休妻,我呢,今后不能干预他娶妾且对他的冷落不能加以颜色。  从此,我成了这个大宅院中讨人嫌的摆设品。父亲和母亲因为生气我的不懂事,而断绝了和我的任何来往。于是,我便存与一个破旧的角落下,开始安静的消费着时光的来来往往。在这里,丈夫的宠爱是你可以驾驭一切的令牌,反之,你连一个烧火的丫头都不如!她们每月还有微薄的银两消费,还有一件应季的衣衫裹体,而我,只是翻来覆去的穿着嫁妆里的那几件从娘家带来的衣裙,从缝缝补补到褴缕不成衫都无人问津  (二)  究竟过了多少年,慢慢的我都开始忘记。只知道窗外的花才谢了又开,开满了又谢。直到有一天炮火轰鸣了这个小镇的安宁,这家人准备慌慌张张的逃离时,才有人站在这扇大门外大声的喊到:“老太太让你收拾收拾到前厅去”我跟在那个丫头的千里之外,亦步亦趋的走到了前院,所经之处,都是捂着鼻子远远闪开的身影。老太太站在大厅的门台上,身后是夫君和他成群的妾队,而我在台阶下不卑不亢凝视着他们的慌张,等待着一个对自己如何处决的结果。“哲宽,怎么说她也是我们商家名誉上的媳妇,若留下,被那些土匪给糟蹋了,对我们的名声定是不好,索性带上,也不多她一个”那个男人哼着鼻子,闷闷中带着不情愿的情绪说“就她!除非傻子要”老太太不再言语,让我跟在的一辆车上和她们一路逃生而去。  路上都是逃难的人群。没走多远,一波回跑的人群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前面有兵打了过来,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只是远远看到就转头回跑了过来,现在这年头,是兵都是匪,烧杀抢夺样样都干。顿时,整个车队乱做一团,女人孩子的哭声震耳欲聋。跑呢,估计来不及,这么多人,说跑就都能跑?反而相互拖累着。枪声越来越近,把所有的马都惊的嘶鸣着开始四散而去,不多时,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便包围了整个车队,那些人叫喊着“MD,老子终于有吃的有喝的了,这么多天在前线煎熬着,肚子早开始造反了”更有大胆的士兵跳到女人面前,摸着她们的脸蛋嚣笑着“哈哈,还有这么好的娘们让咱们解馋,这次收获不小啊”老太太吓得面如土色,躲在车子里瑟瑟发抖。男人呢,却早已翻下马背,躲在男仆中隐着身形不敢露面。女人和孩子哭做一团,有士兵嫌孩子哭闹的烦,拉起了枪栓,朝哭的凶的一个孩子就是一枪。顿时,人群安静了下来,母亲怀里那个血淋淋的尸体没有阻止掉那些男人的欲望,蜂拥而上的开始抢夺眼前的女人和财务。“住手”我大声的呵斥着“钱都给你们,但是你们必须放我们走,不能侵犯她们”我指着那些女人对他们厉声的喊到。“耶,这个姿色上品,留下你一个也成”一个男人狞笑着逼近到我的面前“只要你答应陪我们兄弟快乐着,我们就放了她们,哈哈”我转过了自己的右脸,他的笑容顿时凝固在了我的脸上,一道蜿蜒的陈疤毁掉了整个秀色可餐的姿色,足以破坏掉每个男人的欲望,他倒退着,带着足够的嫌恶,不敢再看我一眼。“住手!是谁让你们扰民的”一匹高头大马疾奔到人群前大声的呵斥着“从战场上下来,你们就是功臣了?有本事去打日本人啊,欺负自己的百姓,你们算本事?有种拿起枪去找狗日的拼命!”那些人顿时耷拉下自己的头,退到了一侧,开始整齐的站成了一队。  我仰望着马上的来人,顿时惊愕在原地。尘灰满面的污垢没能遮挡住他原来的容颜,一个小小的马童,在几年的日子成长下,变的更加英俊强壮。一身合体的军装修饰,让他赫然成了一个风流倜傥的男子汉。而我......他用马鞭对管家挥了挥,让车队赶快离开。我有点失魂落魄的走回自己的车,路过老太太的窗下,就听到一声威厉而又低沉的呵斥对着我说“丢人现眼的贱货,还没骚够!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想男人想疯了!只怕人家看不上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样儿,哼!给猪估计都嫌弃”眼泪含在眼底,我低头疾步而去。“慢着”一声喊叫,让所有准备离开的人,心都颤抖了一下,我也是!只是我和他们的心情不同!  “这位姐姐你等下”他跳下了马,走到了我的面前低头问到:“敢问姐姐可是河东人士?”我低着头嘟囔着“将军敢是认错了人?”这个时候,管家胆战心惊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低声的说“将军,我家少奶奶确是河东人士”我知道他是授意了老太太的意思才过来应承的。我有点气愤的转过头怒视着他,这么多年,我次在婆家面前流露出自己的情绪。他转头问管家:“你家少奶奶可姓温?”“正是”听到这,他惊喜的看向我,略带颤抖的声音问到:“小姐!可是您?”我知道再也隐瞒不住,低着脸点了点头。“小姐,我是马童,你还记得?”我抬起头直视着他:“我知道”“小姐”说着他就要在众人面前与我下跪。我赶忙闪身一旁说到:“时过境迁,我已经不是什么小姐了”他仔细的端详着我,看到我右腮的疤痕吃惊的问到“小姐!这是?”我苦笑着不语。管家看势给我深深一恭“少奶奶”,我知道他的意思,我的一句话可以葬送掉他们所有人的性命,也可以让他们死里逃生,就看我的表示了!我牵强的扯下一丝微笑对他说“那是我自己伤的,与任何人无关”他凝视着我的眼睛,头也没抬的对管家说:“你们家一定对她不好!否则怎么她会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消瘦的我都不敢相认”管家擦着额头冒出的冷汗解释到:“是为了出门方便,而故意弄的”他随手拉出一个妾,扯到了管家的面前说:“那她怎么不掩饰化妆成小姐的样子!而是华衣丽姿?嗯!?”我赶忙挡身在前说:“是我要这样的,和她们无关”他放开那个女人的手腕说:“那好吧!从现在开始,我会一路保护小姐的安全”然后,对士兵挥挥手说:“兄弟们,我的救命恩人在此,我想护送她一程,你们可愿陪我!”“誓死陪同团长左右”此起彼伏的应和声回应着他的请求。  听到这里,管家有点惶恐的闪到一边。他亦步亦趋的轻扶着我走向车旁,看到破旧不堪的车,他顿时怒视着身后的管家:“难道这就是你们家少奶奶的特殊待遇吗?”管家擦着冷汗说:“不是不是”赶紧招过一个身份低微的姨太太,给我让出了一辆比较豪华的马车,这才作罢。  他,一路上紧紧的跟在我的车侧,不时的呵斥着车夫看好路走,不要颠簸了我的身体。晚上,婆婆和夫君经过我的身旁,眼中闪烁着仇毒的神色。只是碍于他在一侧而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怎样。  第二天一早,我刚起身开门,就看到他端着洗脸水站在门外等候。“小姐,我已经把水给你打好了”我慌忙接过脸盆说:“我已经不是什么小姐了,你不要这么对我,我会不适应的!”他憨厚的笑了,挥手身后的卫兵把一个托盘放在了桌上:“小姐,我看你的衣服太不成样了,一早让他们给你买了一身,不知道你合意不?在这荒山野岭的也没什么好成色的衣服,你先凑合着穿吧,等到了县城,我带你去挑的!”我没有言语,微撇了一下桌上的衣物,淡青色的底儿,绣着浅紫色的花儿,和我旧时喜欢的衣色一样。原来他一直都知道我喜欢什么。泪水含在眼中,我没舍得她掉下。他看到我不言语,略有些惊慌的说:“小姐,是不是你不喜欢?我这就拿去换!”“不,我很喜欢”说着捧起一把水合在了脸上,与泪水混成一团。他从身后递过一把毛巾,看我擦干了脸,有点羞涩的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桌上“我不知道小姐喜欢什么敷脸的东西,听老板娘说这是的东西,就买了给你”然后带上门说:“小姐,你收拾好了,知会一声,我们好启程”  细腻的滑粉多少遮盖住了那道疤痕的狰狞,镜中的我还依然有些国色天香的味道。那身衣服很合体,那段颜色我很合意,在我打开房门的瞬间,他呆了。“小姐,你还是那么美”,顿时,一丝红晕飞染上了我的腮角。  上车的时候,我没看到其他的车辆,不由惊讶的看着他。他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对我说:“小姐,我把他们赶走了!其实,从见面起,我就知道他们对你很不好,但是碍于你的面子没说什么,到昨晚经过那个老太婆的房间听到她与儿子和管家的话,才知道你这些年的遭遇,本想杀了他们替你出口恶气,但是我知道,我要是那么做了,你一定会恨我一辈子,于是,我授意侍卫,让他把他们给吓跑了。其实,他们在房间商议的就是在什么地方抛下你合适,我这么做也算是成全他们了。我怕我离开了,他们把你给抛到没人的地儿,你可怎么办?”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其实,我早就知道,他们迟早会扔了我,随后回家说我在路上遇匪被杀,这样就一了百了。老太太从带我出来就打着这个主意,只是我没说破而已,现在倒是成全了他们!只是以后我会赖上面前这个男人。若能遇上一个好的寺院,我会选择留下,聊度残生。  “小姐,你若不嫌弃我四处奔波的生活,今后,我会伺候你到老”可以吗?若是以前我完美无瑕,我会考虑和他厮守终生,而今,我却是残花败柳,怎可拖累与他!用一个莫名的恩情系他与我瞻前侍后!  (三)  姑苏城,漪柳濡茵。他为我在湖边置下一个比较清幽的小宅。每天总会来看望问询一番后,再回军营宿住。人人都以为他有了外宅添色,却不知我是个无盐女。于是,对于提亲说媒的事情,他开始有了堂而皇之的推辞。那些同僚们都开始玩笑着问什么时候可以闹到他的洞房,只有那些和他一起回来的士兵知道我的身份,碍于他对我的尊敬,也不敢修辞什么。  我在害他。即使他提出娶我为妻的意愿,我怎有脸嫁他。更何况,他一直礼仪有加,把我当成恩人报答,是我一直在非分着自己的奢望!一个过世的烟花,怎可奢望春风的再度回望,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我是小姐,他是奴。现在他是将军,我是无盐。窗外,风,不等云的变化!秋天的月,不等花不合季的开放!  终于,有一天,在他外出办事的当儿,我选择了不辞而别。在城外一个小小的寺院皈依。愿誓,用一世的青灯孤守,换取和他来世的花下相随!那个从十岁起,就一直芳心凝系的心事,当初,因不得已的距离,我放弃了自己的向往,现在,我却因为自己的破碎而自行了结了这个缘分的继续。窗外的梅,开的正艳,而我的心却冷冽的如这冬的温度,再没有了向往春天阳光的欲望。  那天,一个憔悴又颓废的男人固执的敲开寺院的大门。师太把他带到我的面前时,让我大吃了一惊。短短的十几天,他居然憔悴如此。看到我后,他如一个孩子般的折倒在我的膝下泣不成声:“小姐,不要再离开我好吗?我...我...我知道自己身份卑微配不上你,所以只奢望你能在我的面前就好。知道吗?和以前一样,我只要看到你就好,哪怕远远的。谁知道,我犯事被赶出温府,在走出你身边的那一刻起,我就想一定要找个法子再回去,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会再次遇上你,知道吗?那刻,我就要高兴疯了,感谢上天的垂怜,还能让我有机会时时刻刻追随在你的身边,此生足矣,谁知道,小姐到底还是嫌恶我的身份走了,我找遍了整个姑苏城,只想听小姐亲口说出那句话,我才甘心!小姐,你不会怨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我只想看到你就好!别无再高奢望”泪水,从我的眼中一滴一滴滑下,是我不配你,何来你的奢望。 共 735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看泌尿系结石的治疗方式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病好
引起青少年癫痫病发作的原因有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